云集亏损财报引发践踏:3天暴跌33% 会员电商首股如何担盛誉

相比蘑菇街、唯品会这些电商平台,云集肯定很多人是陌生的。

他被誉为社交电商的佼佼者,成立第四年就登陆纳斯达克,成为会员电商赴美第一股。

各种盛誉标签一个接一个,但真的名副其实吗?

日前,云集发布了截至6月30日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,业绩出乎意料地大幅下滑,总营收为人民币30.641亿元,而上年同期为人民币32.556亿元。净亏损为人民币8540万元,而上年同期净利润人民币8740万元。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,调整后的净亏损为人民币3920万元,而上年同期净利润人民币9870万元。

投资人并不看好云集的未来前景。根据《每日财报》的统计,在公布二季度财报的三个交易日里,股价分别下跌11.42%、13.74%以及7.41%,截至8月27日,美股报收7.5美元,相比11美元的发行价,破发31.8%,市值最高蒸发167.49亿人民币。

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消除芥蒂谈何容易

谈到云集,或许有些人会想到“传销”,的确,在运营手法上,云集的会员模式与传销的“人头费”有着异曲同工之处,而且在2017年的时候,云集还被杭州市监局认定为传销行为,并罚款958万人民币,同时云集微信公众号、服务号被微信官方永久封停。

云集这段黑历史总让公司带上原罪。云集一直在对外解释和传销的不同,称云集借用了传销的佣金模式,但把其控制在一定的合理范围之外。另外云集虽然也有会员费,但云集更有实实在在的产品,不强制用户入会,无论用户是基于产品还是这种分享赚钱模式,都是用户基于品牌做出的自我考量。“这就确保了云集是脱离传销模式而受人们拥戴的,从商业手法上是高于传销的。”云集称。

但这种解释很难让云集脱掉传销的黄马甲,《每日财报》认为,这既是这家公司的业务模式,也是它发展的最大隐患。

大电商的来势汹汹

云集的存在还是有它的生存空间。

今年上半年,云集GMV已经达150.55亿元,同比2018年上半年的91.44亿元增长64.6%。其中,于2019年年初启动的商城业务,在二季度贡献的GMV达到了22亿元。

与此同时,云集会员数持续保持稳健增长,截至2019年6月30日,在过去12个月中,云集交易会员从366万增至823万,同比增长125.1%。

同自身相比,云集有了一个质的提高。但是和同行相比,却也是差的很远。

以新势力拼多多为例,8月21日,拼多多发布了第二季度财报,财报显示,拼多多移动端活跃用户达3.66亿,同比增长88%,年活跃消费者达4.83亿,超过了此前京东公布的3.21亿活跃消费者。云集的会员量和拼多多相比,还有很大一段路程要走。

反映到营收上,拼多多第二季度实现营收72.9亿元人民币,高于市场预期的61.88亿元,同比增长169%。而据中国邮政快递官方微博报道,今年上半年全国快递服务业务量累计完成277.6亿件,其中仅拼多多的包裹就占四分之一。拼多多成为继京东、淘宝之后的第三大电商平台。

《每日财报》注意到云集的竞争对手主要来自社交电商平台,不仅包括拼多多、微盟等、Shopify , 此外还会面临综合型电商平台淘宝、京东以及亚马逊等巨头的竞争。所以云集的日子并不好过。

云集如何在众敌环绕下突围?要回答这个问题,首先要明确路径不是唯一的,更不是非黑即白。

对于云集来说,想要长久自足可以发挥其特有的会员优势,借助其强大的会员分销能力去和一些知名品牌谈独家销售,同时为一些草根品牌做营销推广,只有脱离了固有产品的定价模式,才能确保云集平台中有足够的利润为其续航,为会员分享足够的佣金利润。

或许这也是云集在上市的招股书中特意凸显会员价值的原因所在,也只有这样,云集才能让自己免受“传销”的炙烤,发挥其现有社交电商生态的价值,让云集真正的成为社交形态下新商业模式的代名词。

《每日财报》认为云集创新了模式使自身壮大,更多的在于不断探索和融合,未来也同样存在多种可能。

时间

2019-09-05 00:15


栏目

行业知识


作者


分享